好看短文

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

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

 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,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文章推荐,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在线阅读!碜运底曰埃趺窗盐遗懦谕饬耍话盐曳旁谘劾锪税桑俊薄芭叮钦庋模阋浅鍪值幕埃睦锘褂形颐嵌涞幕幔俊?br/>

      古桑女一本正经的说:“所以呢,这次你就陪着猫熊在旁边瞧热闹好了。”

      “对对,主人,这一路上的战斗您都是亲力亲为,肯定有些累了。”虫母忙不迭说:“不如这样,您先歇会,万事都由我们来解决。”

      “嘁,你们几个面对杂鱼儿小卒子当然这么说了。”关横笑道:“不过待会要是遇上厉害家伙,别被打得哇哇大叫,抱头鼠窜吧。”

      “绝不可能!”他们几个说完这句话以后,通往峰顶的山道上果然奔来了一票穷凶极恶之徒,纷纷嚎叫着冲向大家。

      “动手吧,速战速决!”

      “好!”

     

; “唰!”这次是古桑女率先冲了过去,她蓦地变出黑藤弓,一鼓作气朝着对方连出十余箭,“嗤嗤嗤!”劲矢如雨,眨眼工夫就落向冲来的群妖。

      “噗噗噗!”箭镞咬肉、穿透躯体的声响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那些妖族吓得魂飞魄散,嘴里大叫:“快躲、快躲!”

      “哼,到了现在还想跑么?来不及了!”

  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木灵妖倏然掷出掌中十字枪,“唰唰唰!”此枪在空中霎时化为万千气芒,疾坠如流星纷落,将那些惊慌失措,四散奔逃的妖族全部钉在了原地。

      “唧唧,你们对付小喽啰,那本虫就抓一条‘大鱼’回来。”邪蛁虫母精明,猛然瞧见有个身披重甲、相貌凶恶的妖族人一个翻滚躲过头顶迅疾攻击,闪身缩到了巨大岩石后面。

      “嘻嘻嘻,这家伙一定是个首领,哪里逃,乖乖束手就擒吧!”

      虫母大喝一声,骤忽晃身掠去。对方发觉自己被一只虫子盯上,觉得遭受了巨大侮辱,可想要挺身出手,又怕被古桑女和木灵妖追上,权衡之下,这家伙顿时扭头逃走,没有丝毫犹豫。

      “胆小鬼,站住!”虫母可没有轻易放过猎物的习惯,立刻张嘴喷出一股原火烈焰,“呼——”这猛火顺着风势直扑敌人背后,大有将其化为灰烬的意思。

      “哎呀不好!”逃走的妖族人感到脑后有炽热无比的火浪袭来,霎时间扭身挥动掌中巨刃,嘴里大喊道:“天妖蓄力斩!”

      “嗤啦!”这一刀挟裹狂猛妖气,划出数道隔绝空气的“真空槽”,登时挡住了火势侵袭。

      “呦呵,有两下子啊。”见此情景,虫母与随后赶来的,围住对方的古桑女、木灵妖都是一愣。

      大家倒是没想到,这个急于逃跑的家伙出手不凡,居然能挡住一轮猛火疾攻,虽然说虫母也没认真出手,但也足以显示出这妖族人的实力了。

      “抓住它,打断手脚审问一下。”关横的话一出口,木灵妖立刻发出咆哮:“蝼蚁,束手就擒吧!”

      “休想!”那妖族人看到强敌已经把自己包围,情知逃跑无望,只得硬着头皮晃动掌中巨刃吼道:“老子宁可力战而死,也不会让你们活捉,来呀!”

      “一个下贱的妖族还敢和我呲牙,我只手就能碾死你!”木灵妖罕有的将十字枪狠狠掼进地面,而后朝着对方勾了勾手指:“过来,我让你知道知道,大爷是怎么惩治妖族败类的。”

      “可恶啊啊啊——杀!”妖族人此时已经气疯了,从来都是它们妖族在这片世界称王称霸,反抗者必杀,如今却被如此奚落侮辱,真是比被对方直接宰了还难受十倍。“邪妖万碎斩!”

      “唰唰唰!呼呼呼!”发狂似的朝着木灵妖猛剁狂斩,眨眼工夫就用刀芒将其全身上下笼罩,誓要将木灵妖绞成齑粉。

      “哼,花俏招数,破绽百出!”

      “嘭!”木灵妖话音甫落的一刹那,已经挥拳穿过重重刀芒,直接捣在了妖族人胸椎上,就只听“咯剌剌”骨裂声响接连不断,对方已经喷着大口血雾倒飞,咣当坠落在地。

      “唧唧,糟糕啦,你是不是用力过猛,把那家伙给打死了?”

      :。:

          “嗡嗡嗡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就在卿凰她们议论闲聊的时候,空间缝隙内赫然窜出一道振翅飞掠的疾影。

      “咦,是跟着桑桑进去的凶蚨,怎么回来了?”芫歆一见,立刻摊开手掌,对方立刻落在上面,她随口问:“小家伙,你来做什么?”

      “啪嗒。”此时此刻,子蚨将嘴里咬住的一个小小石葫芦放在了芫歆掌中,而后昂首吱吱叫了几声。

      “姐姐,它的意思好像是让咱们使用葫芦里的东西?”卿凰的话一出口,子蚨便欢欣雀跃的飞到了她头顶,转了一圈,而后又掠到了那片布满自爆魔石的地方。

      “里面似乎是液体……明白了。”卿凰对芫歆道:“把里面的东西浇在魔石上试试。”

      若桃带着几肪酪藉购诰呕适逯顾虑说:“会不会引起什么魔石的连锁殉爆,那就麻烦了。”

      “嗯……我倒是有个主意。”

      小黑突然开口说道:“让几只子蚨轻轻抱起一块最小的魔石,这样的话,不至于让它立刻引爆,而后你们赶紧把葫芦里的东西倒在上面,在下个瞬间,由战甲灵髅抓住此物,把它扔到几十丈外,这应该没问题吧?”

      “哈,这是个好主意,真亏你想得出来。”

      芫歆抚掌笑道:“小黑,你

可是越来越聪明了。”

      “呵呵,马马虎虎啦。”被她这么一夸,小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      紧接着,大家就开始按照计划行事,先由几只凶蚨飞到前方遍布魔石的区域,抓起一块最小魔石,约莫有巴掌般的尺寸,急匆匆弄到了大家近前。

      “啵!”芫歆迅速拔出葫芦口的塞子,众人霎时间闻到刺鼻腥气,似乎猜到了里面是什么,大家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。

  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看到里面的虫血全都倒在了魔石上,小黑立刻扬声道:“小影子,把这东西用力扔出去!”

      “吱吱!”控制战甲灵髅的影妖答应一声,抓起魔石蓦地发力飞掷,“呼——”这东西在空中疾飙出去老远,这才随着啪嗒声坠地,大家急忙堵住耳朵,可等了数息,却没听到以为会出现的爆炸声。

      “难道说,浇了这些污血以后,自爆魔石就失效了?”卿凰陡忽意识到这一点,随即嚷道:“桑桑肯定是想告诉大家这件事,所以才让子蚨带着石葫芦出来的。”

      “没错,小虫儿,你过来。”芫歆听了她的话深以为然点了点头,随即又说:“去告诉桑桑,这种血尽量多运出来一些,我们可以利用它进入金蒿田的空间。”

      “吱吱、吱吱。”闻听此言,子蚨微微颌首,低鸣两声后再次飞向空间缝隙内,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    “好了,咱们只要在这里等候桑桑送来的那个什么血就可以了。”刚说到这里,芫歆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,而后低呼道:“怎么少人了?珍雯呢?小黑,你看见她没有?”

      “怪事,刚才她还在我身边……”小黑挠了挠头,然后说:“也许是累了,在什么地方休息吧?”

      “珍雯——珍雯——”安颜扬声叫道:“你在哪里?听见了回复一声啊!”

      “在这呢!”蓦地,七、八丈外的一块岩石后探出了珍雯的脑袋,她说道:“抱歉啊,我在这里发现了些特别的东西,一时看入了神,所以没听见你们说什么话,怎么了?”

      “你这个丫头,不要跑得太远了。”芫歆有些哭笑不得的开口道:“万一遇到蛮龙王偷袭怎么办?”

  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但我真的发现了一些好东西。”说完这句话,珍雯抱起自己找到的一堆东西,急匆匆奔到了大家身边。

      “你们瞧这个。”

      说着,珍雯举起手里一块鹅蛋般大小的蔚蓝圆石言道:“这个叫做‘蓝蝶石’,是很珍贵的铸炼材料,但几千年前就绝迹了,我也是在典籍上才知道它的记载,没想到在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竟然可以瞧见,真是稀奇。”

      若桃问道:“这蓝蝶石有什么作用?”

      “据说将其碾碎成粉末以后,混合灵力附着在自己的兵刃上,可以增加锋利程度。”珍雯笑嘻嘻的问道:“怎么样,你们要不要试一试?”

      “当然……不过得等会,现在可不是忙活这种事的时候。”芫歆按捺住心中的好奇,随即道:“咱们先进入金蒿田空间和桑桑汇合,其他的稍后再说吧。”

      “那就一人收起几块,回去也给阿横用用。”卿凰说着,伸手拿了几块蓝蝶石揣进了兜囊内,安颜连连点头:“也对,我也另一块便宜普兴好了。”

      “喂,你们两个,真是有异性、没姐妹,臭男人有什么好的,值得你们如此关心?”

      瞧见她俩的样子,芫歆又好气又好笑,又有一丝嫉妒和羡慕,若桃拽了拽她的衣袖说:“姐姐,别发愣了,否则好东西都被她们抢光了。”

      “对对。”眼见她们你争我抢,芫歆也急了,叫道:“你们两个少拿些,倒是给我的圣灵枪留一块呀。”

      数息后,收拾好蓝蝶石的她们终于等来了大量从缝隙内飞出来的子蚨,对方携带了不少巨大蝼蛄之血,足够让大家使周围沿途的自爆魔石失效了。

      “走,进去吧……”芫歆刚说完这句话,却发现若桃和卿凰没动地方,她想开口询问,看见卿凰对自己眨了眨眼睛,霎时间,芫歆心领神会,倏忽间亮出了圣灵枪,随即嚷道:“动手!”

      “锵、锵、锵!”卿凰拽出莲花奇刃和闍灵剑,若桃的吞雷刃握在手中,二人齐刷刷朝着西北侧某处发动攻击!

      “惊雷撼天斩!”

      “冰凰振翼斩!”

      “轰隆——轰隆——”双重猛攻霍然落在了那里,紧接着尖声惨叫响起:“呃啊啊啊——”

      “蛮龙王,你偷窥的时间也太长了,现在,就是送你上路的时候!”芫歆说着,挥舞圣灵枪直扑过去,身上带着大量伤口的蛮龙王看到她来袭,骇然大叫:“别过来,难道你不怕引爆魔石吗?”

      “哈哈哈,你布置的那些烂石头,对我们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!”

      ()

          若桃说着,陡忽甩出几个石葫芦,“哗啦啦——”里面的虫血登时撒得前方满地都是,芫歆此刻在魔石上快步疾奔,却没有引发任何石头自爆。

      见此情景,蛮龙王大惊失色:“怎么回事?魔石……为何会失灵?”

      “呵呵呵,其实我们也不知道,只晓得这些污血是魔石的克星,能让它们彻底无效。”

      此时此刻,芫歆杀到了蛮龙王近前,冷笑着说道:“算你倒霉,机关算尽,用光诡计也无法组织我们前进,不如这样吧,本公主暂时不杀你,就打断你的四肢和脊梁,让你眼睁睁看着我们抢走所有金蒿,自己后悔去吧。”

      “不、不!!

”闻听此言,蛮龙王简直都要气疯了,这家伙歇斯底里嚎叫道:“可恶,哪怕是同归于尽,我也绝不会让你们染指金蒿,呃啊啊啊——”

      “哼,同归于尽?你不配!”

      下一刹那,三女已经同时飞扑到这家伙面前,若桃的吞雷刃霎时间连斩十余次,漫天刀影迭闪,纷纷落在了蛮龙王头脸身躯上,可偏偏出手都不重,只是在这家伙体表留下了浅浅伤痕。

      “哈哈哈,你没力气了吗?就这点本事,又能把我怎样?”此刻的蛮龙王已经气疯了,有些神志不清,若桃冷笑道:“蠢东西,你很快就会明白,小小伤口带来的痛苦同样难以忍受!”

      “动手!”“看招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卿凰、芫歆的急冻寒气齐刷刷涌来,瞬息间就包围住了蛮龙王上半身,将那些细小伤口全部冻结。

      “嘭嘭嘭!啪啪啪!”紧接着连串暴响陡起,蛮龙王浑身出现了无数血雾,都是冻结的伤口爆开扩大,让这家伙全身没有一块好肉,鳞片俱都应声迸碎,十不存一。

      “呀啊啊啊——”这般难以忍受的剧痛堪比被硬生生剥皮去鳞,疼得蛮龙王暴吼惨叫,扑通一下半跪在地,这下它总算知道若桃为什么会那样说了!

      “可恶啊!”蛮龙王身为东狭域的霸主,何曾受过这种窘困之境。

      此时的它好似被踩了尾巴的疯狗,陡忽颤晃着身躯,嘴里叨叨念念:“都是你们的错,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错,既然如此,那个没有完成的‘招数’我也要使出来对付你们,都、都去死吧!”

      “这家伙都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,还要玩什么花样?”三女互相对望,心中有些疑惑,可就在这么个工夫,骤变忽生!

      “呀啊啊!”突然间,大家身后响起尖叫声,卿凰低呼:“不好,是小黑和珍雯那边传来的……”她扭头观瞧,只见战甲灵髅和多臂傀儡虫在同时攻击一个巨大家伙,正是之前一直没露面的影龙。

      此獠躲在暗中观察动静,最开始畏惧众女实力高强,它不敢出现帮助蛮龙王,不过一见到三女齐刷刷进攻对方,没工夫顾及小黑、珍雯、橘雀和绿绒山豕的时候,这家伙登时飞窜出来,企图劫持人质。

      但是让影龙没料到的是,战甲灵髅和傀儡虫的实力也不弱,联手更是比自己强上不少,它因为料敌不足,此刻已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。

      “这家伙竟然敢偷袭我,实在该死!”小黑晃着拳头叫道:“小影子,上啊,狠狠教训它,能打死最好!”

      “吱吱!”闻听此言,影妖控制的战甲灵髅答应一声,倏忽间亮出骨鞕,猛然扫向影龙腰间。

      “唰啦啦!”骨鞕动如灵蛇,果然缠住了影龙腰部,这家伙吓得惊慌失措,紧接着双膝微弯,霍地蹬地跃起,企图从空中逃走,可旁边的傀儡虫却没给它这个机会,猛然释放出百十道飞刺疾影。

      “噗噗噗!”眨眼工夫全都钉在了影龙身上,疼得它惨嚎暴叫:“哇啊啊啊——”

      这个时候的影龙后悔极了,觉得自己真不该来帮助蛮龙王对付这群强敌,因为这样如同找死一般,但现在后悔都已经晚了!

      “扑通!”重伤的影龙狠狠摔在了地上,此刻绿绒山豕瞧出了便宜,一晃身飞扑过去,照着对方面门狠狠踢了一脚:“坏蛋,让你帮着蛮龙王折腾我们,你也一样不得好死!”

      “呃啊!”挨了这重重一踢,影龙的左眼珠登时随着惨叫痛吼爆碎,这家伙此刻疼疯了,蓦地用爪子抓向山豕:“肥畜生,你去死吧!”

      “啊?”绿绒山豕原本只是想讨个便宜,万没想到对方来势凶猛,一时间竟然忘了躲闪,旁边的小胖橘雀尖声叫道:“小心!”

      话音甫落,它已经从半空俯冲狠狠撞向影龙的爪子,“啪!”这一下不轻,登时让对方利爪偏离目标,狠狠落在了山豕脚边,激得土石飞迸四溅,却没伤到它分毫。

      “啪嗒!”不过橘雀却因为用力过猛导致浑身翎毛乱飞,而后狠狠摔落在地,见此情景,吓得山豕大叫一声:“鸟儿,你没事吧?”

      紧接着它奔到对方近前,捧起橘雀仔细观瞧,只见对方紧闭双眼一动不动,不由得落下泪来:“想不到你对我这么好,竟然为我死了,你放心,我一定找地方好好埋了你……”

      “笨蛋,我还没死呐!”听到这话,橘雀才缓缓睁开双眼,没好气的说:“好歹咱们也是邻居,我怎么可能看着你死呢?我可不是像你这样的胆小鬼!”
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原本想反驳它两句,可绿绒山豕转念一想,人家刚刚救了自己,怎么好意思再说别的?于是便小声附和道:“对对,我是胆小鬼,你们橘雀一族都是英雄,这总行了吧?”

      “嘿嘿,这还差不多。”心中松了口气的小胖橘雀才感到浑身疼痛,它说道:“你可得拿住了我,别让咱掉到地上。”

      “放心放心。”山豕说到这里的时候,影龙已经因为耗尽最后一丝力气,被战甲灵髅死死摁倒在地。

      紧接着,多臂傀儡虫飞扑上前,在对方脑袋和身上接连释放尖刺,钉得这家伙好像刺猬一般,最后浑身抽搐几下,彻底绝气身亡了。

      “看到没有,你的同党也死了!”

      ()

          若桃这话甫一出口,蓦地飞起左脚,“砰!”应声正中蛮龙王的脑门。

      “噗——”一口血箭飙出,蛮龙王翻身摔倒,但这家伙心中的恐惧惊骇已经到了极点:“影龙的实力绝不在我之下,它都被对方的同伴轻易击杀,那我……”

      “打!”

      “咣!”

    &

nbsp; 蓦地,芫歆的圣灵枪狠狠落下,正中蛮龙王背脊,就只听“咯喇喇”骨裂声响此起彼伏,蛮龙王的骨头霎时间便塌陷内凹一大片,它吐出大口黑血,就知道自己再也站不起来了,因为脊骨已经被打得粉碎。

      “刚才你的口气还很嚣张嘛,声称要和我们同归于尽?现在我问问你,还有这种能耐吗?”

      若桃迈步走到近前,陡忽出手,“嚓嚓嚓嚓!”寒光迭闪,刀光划过,蛮龙王四肢离体,它闷哼一声,张了张嘴,却无法再叫出声来,因为已经因为太疼失去了意识。

      “这么快就晕了,那可不行,因为你还没看见我们把壮骨金蒿夺走呢!”

      卿凰说罢,挥了挥手,“唰唰唰!夺夺夺!”几道尖锐冰锥齐刷刷落下,正好钉进对方断折的四肢创口附近,既让这家伙从痛楚昏厥中清醒过来,又迅速止住了伤口流血,让蛮龙王无法因为失血过多死去。

      “呃啊啊啊——”蛮龙王此时疼得歇斯底里,它狂吼道:“为什么,你们为什么不杀了我?”

      “杀你容易,但我们不像让你死得这么痛快。”芫歆用圣灵枪指着它说:“这些年为了霸占壮骨金蒿,你们戕害了多少东狭域的生灵,估计数都数不清了吧?”

      “听橘雀和山豕提起,你向自己的手下爪牙规定,抓住活物以后从不轻易杀死,而是每天吃掉对方一部分身体,直到十几天以后让它们活活疼死,以此为乐!”

      若桃冷冷说道:“我们现在所做的,不过是向你学来的一些皮毛而已,怎么样,自己尝过的滋味如何?”

      “呃?!”听到她这么一提醒,蛮龙王猛然醒悟过来:“对呀,她们施加在我身上的痛楚,我以前经常用在别的生灵身上,原来……”

      “噗!”想到这里,蛮龙王又气又恨,立刻再次喷出一口血雾。

      芫歆瞥了它一眼,随即道:“你放心,我们没你那么冷血,等拿光壮骨金蒿以后,自然会送你上路,当然,我们也可以把半死不活的你留在这里,让你慢慢等死!”

      “不、不,不要这样……”此时此刻,因为剧痛和恐惧,蛮龙王再也“硬”不下去了,它哆哆嗦嗦的哀鸣道:“别这样对我,我错了,我该死,再给我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吧。”

      “哼,这句话,想必被你害死的无辜者也说过,你……可曾给过它们任何机会?”

      卿凰转身和芫歆她们走向空间缝隙入口的时候,轻描淡写的说:“若是你过去曾经放过一个无辜者,那我也可以放过你,但是你扪心自问,有这样的存在吗?”

      “呃?!”听到她所说的话,蛮龙王浑身剧震,如同堕入万丈冰渊,因为正如卿凰所言,它戕害无辜就像碾死蝼蚁那样容易,根本从没考虑要放过对方,现在倒好了,蛮龙王也同样失去了那个机会!

      “呀啊啊啊——我不甘心、不甘心啊!”

      等到大家迈步走进金蒿田空间时,身后还传来蛮龙王濒死的哀嚎惨叫,这声音充满了绝望和怨毒,但谁也没理会,因为这一切皆为恶因恶果,都是蛮龙王自找的,怨不得旁人。

      等到众女消失在缝隙内的时候,早已经“死去”多时的影龙身躯陡忽颤晃了几下,而后缓缓抬起了它那颗已经血肉模糊的头颅。

      “嘿嘿嘿,总算是糊弄过去了。”艰难的扭动了一下脖颈,左耳竟然啪嗒坠地,显然是刚才断折以后不太牢靠。

      影龙喃喃自语道:“多亏了我学过那种邪术,能够在瞬间绝气装死且护住心脉的一丝生机,又加上这些家伙不屑确定我是否真的死了,这才侥幸捡回这条命啊。”

      “可是你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,大哥。”晃悠着站起身,走到了四肢俱废、被冰锥死死固定在地面上的蛮龙王近前,影龙带着几分戏谑之意说:“混到如今这副惨状,你有没有后悔做过以前那些事情啊?”

      “二、二弟,救救为兄吧,求你了!”

      此时此刻,蛮龙王已经没了丝毫尊严,它只求能够苟延残喘,于是哀声乞求对方援救,但影龙却摇了摇头:“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即便是能多活片刻又有什么用?你倒不如帮帮我算了。”

      “帮、帮你?”闻听此言,蛮龙王的心陡忽急速跳动,咚咚作响,它似乎已经预感到有些不妙,下意识脱口问道:“我、我能帮你什么?”

      “嘿嘿嘿,能帮我的地方可多了,譬如说,你这一身血肉……”

      “嘿,真不愧是蛮龙一族的王者。”

      说完这话,气喘吁吁的影龙还用贪婪的目光不住打量面前濒死的蛮龙王,嘴里念叨着:“虽说你我同是一母所生,但我不得不承认,你的血脉天赋、逆天筋骨,远胜于我,当年的族长之争,我败的不冤枉。”

      “二、二弟,现在说那些,不是都没用了吗?再说了,愚兄当年也是承蒙你相让,这才侥幸当了族长,其实我早就当腻了。”

      为了缓和气氛,蛮龙王此时的语气已经接近了讨好谄媚:“若、若是你想当族长,愚兄情愿退位让贤,全力辅佐你,如、如何?”

      “哈哈哈,我的大哥啊,到了现在,你依旧看不清形式吗?”带着一脸戏谑之意,影龙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由始至终,我对族长的位置都没兴趣,我真正的目标,是、你、啊,亲爱的大哥。”

      “从小时候开始,我就一直在羡慕你,有强壮的体魄、高强的实力,可以任意欺负别的兄弟,碾压它们。”

      ?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  • 警察锅哥免费观看全集在线观看

    警察锅哥免费观看全集在线观看

    一直跟那秀成堂的堂主拼斗的黎泽剑,在跟对方拼斗了二三十个回合之后,一直受到其强大的压制。而后,黎泽剑爆发出了大招——小衍六变。这可是黎泽剑的压箱底的手段,当其施展出这个大招之后,但见黎泽剑突然多出来了十几个,那神剑追魂在半空之中漂浮不定,一 [详细]

  • 表达心累又无奈的句子

    表达心累又无奈的句子

    一、撒哈拉沙漠,没有悲伤,没有眼泪,只有激情,只有向往,只有无限的遐想!二、想表达却找不到完美的词汇,只剩下无尽的沉默。三、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,就是投入到下一段感情。失恋不一定是件坏事,也可能是下一段感情的开始。让我们记住:爱,就 [详细]

  • 穿越方式错误的宠物小精灵

    穿越方式错误的宠物小精灵

    穿越方式错误的宠物小精灵,穿越方式错误的宠物小精灵文章推荐,穿越方式错误的宠物小精灵在线阅读!借助你的号召力,请大家加入复仇者,如此一来,这个团队一定会更加强大,让所有邪恶势力闻风丧胆!”“这件事我可以替你问问他们的意见!”关横无所谓的耸耸 [详细]

  • 重生之完美未来小说_重生之完美未

    重生之完美未来小说_重生之完美未来推荐阅读

    重生之完美未来小说_重生之完美未来推荐阅读!是有防沉迷的限制。开直播,那是需要成年了才可以。还有许许多多的曾经不成熟的地方,都在逐渐的完善,使得一切都在变好。当然,也有一些固执己见,不喜欢接触新东西的人。哪怕不接触新东西,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 [详细]